关灯
护眼
字体:

《宫檐》下的我和大家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大琐曾在评论区回复一位读者说,因为我需要把每天更新的内容整理到一个文档中,每天打开那个文档,第一页都是《宫檐》第一章内容。

    于是我每天都会看到当年的玉儿,还不是后来骄傲霸道的小福晋,是最原始的还不懂得反抗的布木布泰。

    而且,原版本比大家看到的要多上两百字左右,原版里皇太极和玉儿缠绵得十分火热,也是在那样的缱绻动情之下,皇太极说冷就冷,大半夜丢下玉儿就走。

    现在回想起来,我曾想要一个吸睛的开篇,却那么巧,注定了玉儿的一生。

    写完《德妃》时,在读者中超高人气的太皇太后,让我和大家做下了一个约定,就是要写孝庄皇后一生的故事,可是我一拖再拖,从2015年1月31日(德妃完结日),到2017年10月(宫檐开篇),将近三年之后,才有勇气开始写这故事。

    玉儿是我笔下唯一一个,对爱情如此执着的女主角,当然也因为只有她的爱情是破碎的孤独的。

    最后写下“盛京好”三个字,我特别平静,好像和她一起度过了孤独的三十年,已经能微笑着告诉三十多年前的自己,回答当年没来得及回答皇太极的话,盛京好,因为嫁给了你。玉儿不是为现在身为太皇太后的自己回答,而是三十多年前的自己。

    提起孝庄太后,在诸多影视文艺作品中,都是和多尔衮走感情线的,可是我在翻阅历史的时候发现,这两个人在皇太极去世之前,几乎就没什么交集,可能两三年也不见得能说上一句话。

    当然,这不妨碍在我们的故事里,多尔衮对玉儿一见钟情,痴恋一生,可我还是想顺从自己的意识,把玉儿的爱情给了皇太极。

    很多读者在评论区和微信平台上问我,玉儿最后给多尔衮的五个字到底是什么,我有不会动摇的,从一开始就想清楚的答案,但我不会回答,还是希望大家,可以有自己的答案。

    也许这五个字,就代表了,我们这一辈子,一些求而不得的存在。

    到了康熙十四年,大家还记得哲哲、海兰珠、齐齐格、雅图、东莪、孟古青、葭音、元曦,还有阿哲和阿图吗?

    那天看到一位读者的评论,回望故事里逝去的三十多年,竟然曾经有过那么多鲜活的,个性独立的人物存在过。

    才发现《宫檐》不像《德妃》,除了昭妃和大佟之外,《德妃》里大部分角色荣妃、惠妃、宜妃她们,都和岚琪一起活到了故事的最后,而《宫檐》,是每一个角色,都在不断地离开。

    年初写到海兰珠和皇太极相继离世,那几天我真是天天哭,可那会儿我只是悲伤,直到《福临篇》,我才真正整个儿把自己写抑郁了。

    不是矫情的话,那一段日子,我已经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