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百四四章 赠药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杜家众亲友们一边走向酒店大门,经过新人面前时,纷纷掏出红包递给杜妙姝和薛云朗。

    薛云朗杜妙姝赶紧解释说不收礼金,想将红包还回去。

    罗班拍了拍小青年的肩:“你们不收礼金是你们对亲戚的体谅,我们给的是我们的小小心意,不是说长者赐不敢辞,长辈们给的,收着就是。”

    杜妙妙望向小同桌,看她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抢在薛云朗还要推让之前弯腰道谢:“谢谢您的祝福!”

    因杜妙姝收下了红包,薛云朗也不再坚持,躹躬道谢。

    杜家的亲友都备有红包,一个一个的将红包给新人,送上一二句祝福的话。

    杜家亲友人们送新人红包时,张经理陪同小姑娘、杜爸杜妈准备进酒店大厅再等其他人。

    乐韵看到另五对新人与伴郎伴娘们在不招呼客人时拿着手机对着自己狂拍,她看过去,都露出带点羞涩的灿烂笑容。

    想了想,她解下披风搭在手臂弯里,穿着滚红边的鹅黄曲裾衣裙,缓步走向距小肚子同学最近的一对新人。

    酒店门前的几对新人和伴娘伴郎们最初没认出穿汉服的小姑娘是谁,后来听到别人喊她“乐小姑娘”,新人或伴娘伴郎们才恍然大悟,将人对号入座。

    认出了穿汉服的小姑娘就是E北名人乐韵,新人和伴娘伴郎狂拍照片发朋友圈,炫耀自己的幸运。

    乍然见小姑娘朝自己走来,一对新人有几分忐忑,该不会是要让他们删除图片吧?

    大伙儿不怕小姑娘,怕的是她身边跟着的牛高马大的保镖,那三个戴墨镜的青年让人感觉非常有压力。

    水灵灵的像个没长大的小孩子似的乐小姑娘一晃就到了面前,新郎努力保持镇定:“小姑娘,如果不能拍照的话,我们自己删掉。”

    “不拿照片做商业营利或违法行为,不用删。”乐韵笑了笑,伸手从左袖里摸出一个小红包递过去:“我同桌今天结婚,你们在同一家酒店办婚礼也是缘份,祝百年好合。”

    小姑娘不是为照片而来,反而来祝福自己,新人松了一口气,赶紧接了红包道谢:“谢谢乐小姑娘。我们的席位在二楼大厅,欢迎小姑娘和朋友们一起来喝杯水酒。”

    “多谢,我就不去叨扰了。”乐韵对陪着新人招呼客人的亲友团点点头,没再逗留,走向另一对新人。

    乐小姑娘不介意被拍,看她走向其他新人,刚收了红包和祝福的一对新人赶紧抓紧机会抓拍,拍到了小姑娘背影和侧影,小姑娘没有绾起来的头发在后颈扎成一束,发梢垂到了脚后跟。

    脸嫩如婴儿的萝莉型小姑娘,大胸细腰,身纤曼妙,莲步轻移时长发轻荡,衣裙盈动,侧影给人欲乘风归去的梦幻般的美感。

    燕少柳少和蓝三尽职尽责的当小跟班,没给人多拍照的机会,很快就像盾牌一样挡住了小萝莉。

    萧少在小团子走向下一对新人时,帮她拿着披风。

    乐小萝莉一视同仁,给第二对新人送了一个小红包和祝福,再去进门的左手那边的三对新人那边,给每对新人发了祝福红包。

    为了不挡别人的路,给了红包先进大厅。

    乐姑娘当散财童子时,杜爸杜妈没跟过去,他们和张经理先进了大厅,等小姑娘进来,又等了好几分钟,杜家亲友们也陆续到齐。

    张经理陪同小姑娘和新娘家的亲友们上楼,去了二楼的宴厅。

    酒店的的二至四楼是宴厅,每层有能摆到40—60桌的大厅,还有中、小厅或包厢。

    薛云朗预订的是二楼的一个中号宴厅,标准的8人座可摆19桌,十人桌16桌左右。

    厅中暂时摆了九桌,居于中心的新人一桌的桌面放了写有名字的牌子,另八桌没有写人名的牌子,客人可以随意坐。

    新郎外婆外公舅舅姨母等人,与新人的同事们到了酒店即在厅中小坐,并无人大声喧哗,各桌或与邻桌交谈时声音压得很低。

    众人低声交谈时,听到密集的脚步声,抬头望去,便见新娘的舅舅快步进了厅,再之是一对中老年男女和一个穿古装的少女走了进来,少女身边跟着牛高马大的墨镜哥,后头还跟着些男女。

    厅中的人看架式便知是新娘的亲友来了,本着办喜宴时以新娘的娘家人为尊的原因,新郎家的亲友们出于礼貌,站起来招呼新娘家的亲友。

    新人的同事们也齐唰唰地站了起来,惊讶的目光全落在了穿汉服的萝莉脸小姑娘身上。

    杜爸杜妈第一次被当上宾礼待,有些手足无措感,幸好有乐姑娘在旁,有她帮吸引注意力,他们还能勉强保持镇定。

    张经理引着杜爸杜妈和小姑娘走向宴厅的主桌,一边招外甥外甥媳妇的同事们坐,然后才大致介绍坐在哪个方向的人是他家兄弟姐妹。

    乐韵进了厅,目光打了个圈儿,将众人的表情与脸尽收眼底,新郎外婆家的人很好认,那些人大部分与张先生有几分相似。

    不用人介绍,她一眼就认出了新郎的亲爹和他的姘头,新郎的亲爹叫薛桂成,虽然是个五十好几的老年人,轮廊仍稀可见年青时的长得不赖。

    他的姘头姓靳,叫靳芳菲,属于娇小型,身高约一米五五左右,有胸有臀,瓜子脸,眼带桃花,纵然步入了老年人之例,化了妆,仍有几分姿色。

    也因她姿色不错,薛桂成才被她迷得神魂颠倒,在她丈夫死后,宁愿抛妻弃子也要跟她结婚。

    那两人在乐韵眼里都是垃圾人,自然没半点好感,只遥遥对新的同事们和新郎外公家的张家亲友们点头打个招呼。

    张经理将杜爸杜妈和小姑娘领到主桌,请杜爸杜妈坐新人们父母坐的位置,请小姑娘和她的保镖们坐放有贵宾牌子的席位。

    薛云朗和杜妙姝在主桌排座位时,安排了双方的父母亲和和他们自己俩人的座,另四座预留出来,他俩预算乐姑娘可能会带一二个保镖,余下若有位置可以请小舅子杜小弟坐或请外公外婆们坐。

    张经理请杜父母入座时,心中也为外甥的先见之明庆幸不已,幸好外甥预留了四个贵宾席位,要不然真不好安排。

    因小姑娘带了四个人,先将小姑娘和四位帅哥安排坐下,他再从另一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