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八十六章 番甜番蜜之一漾清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碧玉雕花龙耳炉内染着袅袅的香烟,层层的纱幔染着朦胧的感觉。

    离漾深幽的龙眸与小公公配合的完美无瑕,小公公赶忙将小皇子抱走,连缓和的机会都不给念清歌,念清歌焦灼的推开离漾,声音有些温怒:“离漾,你做什么啊,我要带着安宁回去。”

    现在,恰好的机会,离漾怎能轻易放过呢。

    他紧忙伸出长臂将念清歌拽过来,不深不浅的力道让念清歌踉跄了一下子直接跌入了离漾结实的怀里,离漾顺势将钳子似的大掌紧紧的搂住念清歌不盈一握的腰肢,熟悉的龙涎香气息喷洒在她的鼻息间,那一瞬,她的双眸有些迷醉,两个小手扒着他的胸膛别扭的别过头。

    “安宁让奶娘带着没关系的。”离漾在她耳蜗里轻轻的吹着热气,弄的她痒痒的。

    “我想回去。”念清歌声音有些温气。

    “在朕这里不好么?”离漾的声音有些失落,语气染着淡淡的忧伤:“婉儿,朕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这样抱过你了。”

    算算日子。

    自打小安宁出生后,念清歌对离漾的态度就一直不冷不热的,甚至于连亲密的举动也没有,离漾每日抱着冰冷的枕头入睡,这种滋味儿真是让他难过的紧。

    离漾用过好多法子来哄她,但是念清歌却总是油盐不进的。

    他将他册封为皇后,但,他怕念清歌不喜皇后,于是特意下旨将‘皇’字改为‘婉’,用她的封号来立后,这种殊荣真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她淡淡的呼吸声让离漾愈发的没有安全感,他抱紧了她,下颌抵在她的香肩上:“婉儿,过去的事都让它过去吧,三弟也没有死,你的心结也该解开了,朕......真的很想念你。”

    其实。

    念清歌早已原谅了离漾。

    只是碍于面子迟迟不好意思来玄鸣殿主动来找离漾罢了。

    今日若不是因为小安宁的关系,想来她还是不能踏入这玄鸣殿吧。

    “我又没和你闹别扭。”念清歌细弱如蚊嘟囔的说。

    离漾看她说话心里盛开了一朵充满希冀的花儿,他的语气落寞极了:“婉儿,朕知道你没有和朕闹别扭,但是这比闹别扭还让朕难受,婉儿,朕受到的惩罚已经够大了,可不可以原谅朕。”

    “我......我......”念清歌咬着唇不知该说些什么。

    “你每日带着安宁,朕又不敢去找你,朕不但想你,朕也十分想安宁,朕从来没有抱着安宁睡过觉。”离漾可怜巴巴的说着。

    她的胸口闷闷的,她也知道这些日子离漾受了许多的冷落,有时,她也会偷偷的让宫人们告诉自己离漾的情况,她的心里也不好过,也舍不得。

    “你若是想念安宁大可以让奶娘把安宁抱过来。”念清歌的声音轻柔细软。

    “可是朕也想你。”离漾直白的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和念想。

    她垂着卷长的睫毛,手心里是离漾的灼热:“皇上的心,臣妾又管不住。”

    “朕的心都被你偷走了。”离漾握住她的小手放在自己心口窝的位置,让她感受着自己心脏的狂跳。

    念清歌仰起头,语气稍有些嗔怪:“莫非皇上想让臣妾把心还给你。”

    “不要还给朕。”离漾灼灼的说,那深潭的龙眸染着款款的情愫:“只有朕的心在你那里朕才会活下去,否则,朕便如行尸走肉,那还不如死。”

    他的确消瘦了许多。

    思念成疾,应了他现在的心境。

    ‘死’字让念清歌惊魂未定,她的小手下意识捂住离漾薄凉的唇瓣儿,他青色的胡茬有些刺,刺的她痒痒的,她美丽的水眸染着责备:“休得胡言。”

    忽而近距离的碰触让两个人之间产生了奇妙的变化。

    离漾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指尖上,念清歌的手心硬生生的挪不开,离漾的唇瓣儿轻轻的亲吻着她柔软的指尖。

    “离......离漾......”轻吻如羽毛搔弄的她茫然无措。

    “朕在,朕在。”离漾一声声的应着,他揽着她的腰肢让她逃不出去,他霸道的话宣示着他的主权:“婉儿,你是朕的,你是朕的。”

    “你今日是怎么了?”念清歌感觉到他的安全感在一点点的流失。

    话音儿才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