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陶景弘番外:也许这就是命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陶景弘的番外:这就是命

    第一次体会到:这就是命,这句话的真谛,是时隔多年,再次遇见她的时候。

    师父临终前,只说把茅山派掌门之位传给我,其他什么都没有交代,就去了。

    我试过招魂,试过请鬼差,但是我师父他好像是魂飞魄散,或者是刚死就投胎了,或者是去天上做神仙了一样。

    招魂,魂不来。问鬼差,鬼差说没听过。

    我隐隐感觉我师父他是故意的,故意不告诉她叫什么,家住哪里,也是故意不让我招到他的魂,故意买通鬼差,让他们说没见过他。

    “师父啊,师父……”我蹲在他坟前给他烧纸,“你一生为茅山派,不娶妻不生子,到头来不还是躲不过人道轮回,年纪轻轻就死了。”

    “所以啊,你别再瞒着我了。要是哪天你良心发现了,记得托梦告诉我一声,她叫什么,家住在哪里。”

    “你放心,我娶了她,一样心系茅山派。不仅心系茅山派,我还要给茅山派开枝散叶,跟她生个十个八个孩子。”

    每年去给师傅烧纸,我都会跟师父说这些话,但说了十来年,都没有得到一句回应。

    我想我师父是指望不上了,还是得靠自己。

    于是,我就满世界的跑,希望能在世界的某个角落与她相遇,与她相知,与她相爱。

    后来,我真的就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遇到她了。

    那是一个海边,那是一个天蓝云白的好天气,那是一个……

    那是一个什么的天气、地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终于遇到了她。

    还好我坚持了,还好我没有放弃,始终坚信自己能再次遇见她。

    只是,她身上的那些鬼气是怎么回事。

    我眼睛一亮,一个计谋上了心头,心想这简直是上天赐给我接近她的绝佳机会啊。

    我想象着,我告诉她身上有鬼气,然后看到她惊慌失措的样子,再告诉她自己是茅山派的末代掌门人,很厉害。

    接着帮她捉鬼,驱除她身上的鬼气。

    她肯定会很崇拜我,会爱上我。

    是谁说的,爱情产生于崇拜。

    我坚信,她会爱上我的。

    可是,我被现实狠狠打了脸,她不相信我,认为我是个骗子。

    后面的一切都进行不下去了,偏偏这时还有人来搅局。

    那人问她老公和孩子,我惊讶极了,没想到她已经结婚了,再一想,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结婚了也很正常。

    那人在跟她说话,我不方便再与她谈下去,就先走了,等那人走后,我又过来了。

    她还是不相信我,还说我有病。

    这时,她的老公来了。

    她跟她老公说我是个骗子,我心都碎了。

    其实我心碎的不是她说我是骗子,我心碎的是她老公比我先遇到她,还一副很爱她的样子。

    在听到她结婚的消息时,我恶劣的幻想过她老公又矮又丑,还不爱她,然后我就有机会挖墙脚了。

    可是看到真人,却是一个又高又帅,看着还很爱她的人,我又难过又庆幸。

    难过的当然是我没有先遇到她,没有先和她相爱。

    庆幸的是她没有遇人不淑,过的开心。

    爱一个人,不一定非要得到,只要她过的好,就好。

    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秉着为她好的心态,告诉她老公她身上有鬼气。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她老公似乎察觉到我对她的意图,态度很恶劣的让我滚。

    更让我没想到的是,她老公很厉害。

    在她老公对我动手的那一刻,气息暴露,我瞬间知道她老公为什么对我态度那么恶劣,也知道她身上的鬼气是从哪里来的了。

    因为她老公不是人,那鬼气就是她老公给她的。

    天啊,怎么会这样?

    我心心念念的人,喜欢了那么多年、寻觅了那么多年的人,在遇到我之前嫁人就算了,居然还是嫁给了一个鬼。

    这事如何能忍?

    绝对不能忍!

    忍了简直是侮辱我茅山派掌多年积累来的尊严!

    不过那鬼挺厉害的,凭借我凡身肉胎,我还打不过他。

    为了把我心爱之人从他手中解救出来,我动用了我师父走之前,留给我的保命家伙——九天震罡符。

    听说那家伙很厉害,连阎王都能定得住。

    我一直宝贝着,没敢擅用,等着将来有一日我遇到危险的时候再用,但我可能等不到那一天了。

    因为我决定了,等我把她解救出来后,我就带着她私奔,再也不和鬼打交道了。

    不和鬼打交道了,就是再给我十副九天震罡符都没用。

    至于茅山派的掌门之位,谁爱坐谁坐,反正我不稀罕。

    我成功带她私奔,但她却不愿意和我私奔。

    就算我说出她老公不是人,不是鬼,是妖,她也不愿意跟我私奔,一直要我停车。

    我不停车的话,她就跳车,我没办法只好停车。

    停车后,她下车就要回去,我当然不肯,拉着她,和她拉拉扯扯的时候,两个人不小心掉下了悬崖。

    掉下去的时候,我想,掉下去了也好,摔死也不怕,就当是两人一起殉情了。

    但那只是我的一厢情愿,我们没有摔死,落在了一块凸起的平地上。

    我又想没摔死也好,在这里过一夜,或许能发生点什么。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