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80|论重生之第一种姿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83_83660就在路放要被送上斩头台前的那一刻,敦阳城被攻破了。

    年仅十八岁的死囚犯路放,身上的白衣染血,原本是低落消沉,神情麻木,憔悴不堪的,可是就在这一刻,仿佛被闪电击中一般,他忽然睁开了双眸,眸中精光微动。他机警地望着四周,等看到周围情景,却见周围一群死囚犯在那里群情激昂,叫嚷着不能白白死在这里。

    此情此景,竟然是如此眼熟。

    路放眸中微惊。

    不过他很快明白过来,脑中迅速反应着,想到此时此刻,高璋应就在城楼上攻城,而秦峥正在青衣巷里和卫衡拜堂成亲,还有从凤凰城赶来的单言,也正要冲向青衣巷寻找秦峥!

    路放紧握住手,他担心的一幕终于发生了。

    不过幸好,一切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同。

    当然了,路放完全可以制造出一点不同。

    路放想定此节,马上迈步,上前一脚踢破那牢狱栏杆,抬手呼道:“敦阳已破,各位速速逃命去吧!”

    一群死囚犯先是呆了呆,紧接着便虎狼一般涌出了。

    路放在这群死囚犯逃往城门方向的时候,自己却是斜地里一个转身,冲向了秦峥现在的家——青衣巷。

    他要阻止卫衡和秦峥拜堂,这一次,他要成为秦峥唯一的男人!再也不要其他男人来给自己添堵。

    于是此时的路放犹如离弦之箭一般冲向了秦峥和卫衡所在的那个巷子,待到了巷子口,果然见这里有吹打之声,巷子某处还有燃放的鞭炮。

    路放直冲过去,不顾周围人的惊惶,扒开围观的人群,一道光一般跃入了院子内。

    却见正屋里,一个身形高挑的女子,头上罩着红盖头,一身喜服极为惹眼,而就在她的身边,一个风姿如玉的男子,穿着新郎喜服,一脸喜气。

    此时便听到高高的声音拖着长长的尾音喊着:“一拜天地——”

    路放见此,一个上前,拽住了秦峥的胳膊,大喝道:“你不能和他拜堂!”

    卫衡大惊,不敢置信地望着这个陌生的不速之客,待看到他一身的囚服,不由皱眉,后退一步:“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秦一人见到此番情景,也是不解,上前道:“敢问公子,到底是何许人,为何跑来阻止小女和鄙婿喜事?”

    路放一听这话,明白眼前这个削瘦的中年男人就是秦峥的父亲秦一人。他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有缘见到她已经死去的父亲的。

    此时的路放,看着这秦一人,却见他病容满面,削瘦无比,仿佛风一吹就要倒下——这个人看起来活不了几天了。

    秦峥说之所以救自己,是看着自己像他父亲。

    路放心中暗暗苦笑,不过望着秦一人此时质疑的目光,一时竟然不知道如何说。

    该说什么?我才是你未来真正的女婿?

    就在此时,秦峥忽然挑开了头上的红盖头,望向这个扰乱了自己的婚礼的男人。

    路放迎视过去,心中便是一沉。

    秦峥的目光,冷淡疏离而陌生,仿佛看着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

    现在的路放,对于秦峥来说确实是一个陌生的不速之客。

    她毫不客气地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路放后退一步,明白今日之事极为棘手,心思陡转间,他计上眉头,便望向秦一人,低声道:“我是凤凰城何城主派来的玄衣卫,此次前来是提前得知消息,南蛮军将于今日攻陷敦阳。特意过来救您和秦姑娘的。”

    秦一人闻言,微震,打量着眼前的少年,却见少年目光坦率而真诚。

    他病入膏肓,写信向何笑托付秦峥的事儿,只有自己和何笑知道,此人既然知道,那必然应是何笑派来的了?

    况且,眼前的少年,倒是值得信任的。

    他只略一思索,便道:“待拜过堂后,你便带着阿诺离开。”

    路放坚定地摇头:“不行,必须现在就走,不然就来不及了!”他望着秦一人,想着秦峥上一世丧父之痛,便道:“伯父也随我一起离开。”

    秦一人不置可否,却是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走到了秦峥面前,握住秦峥的手道:“阿诺,你跟随这个公子离开,快些!”

    秦峥莫名,正待要问时,却忽然听到街道上有砍杀之声。

    在场众人都惊恐起来,纷纷叫嚷着:“快跑!”

    “南蛮军攻城了!”

    路放见此,知道再晚了就来不及了,当下一手抓住秦峥的手,一手抓起了秦一人,就要往外冲去。

    卫衡见斜地里有人捣乱,气怒交加,也不去想如今南蛮军攻城了,上前就要去抢秦峥。

    路放握住秦峥的手,只觉得那手冰冷,想到两个人后来的各种遭遇,望着秦峥的眸中不觉有些怜惜。

    如果可以,他希望她少遭一些痛苦。

    秦峥侧首看向路放,对于他眸中那种陌生的怜惜,感到不解,微微蹙眉。

    却在此时,卫衡过来抢秦峥,路放眼角余光看到,心知此时还不能对这个卫衡太狠,不然必然引起秦一人和秦峥的不满,当下不着痕迹地踢起地上的红盖头。

    于是瞬间,卫衡便被那红盖头绊倒在地上。

    卫家父母见此,心疼不已,上前去拉卫衡。

    就在这混乱之际,却听得门边一个略带嘶哑的声音响起:“敢问,这里可有秦一人伯父和秦峥姑娘?”

    路放抬首望过去,心中道一声糟,这个单言竟然比预想得所来的要快。

    单言笔直地走进来,目光落在了穿着红色喜服的秦峥身上,淡道:“这位就是秦姑娘吧?在下单言,奉凤凰城城主之命,前来带秦姑娘离开敦阳。”

    秦峥此时越发蹙眉,不解地望着自己的父亲。

    秦一人也是不懂了,他看了看单言,又看了看路放:“你们两位……”

    到底哪个是?

    单言此时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疑惑地道:“有什么问题吗?”

    路放见此,心中一动,便上前,沉声道:“单言,我乃凤凰城秘卫方路,城主虽派你前来带秦姑娘离开,可是后来知晓敦阳即将沦陷,唯恐你有个闪失,便派我暗中接应。”

    此言一出,单言倒是微楞,审视着眼前的所谓的秘卫方路。他是有些疑惑城主怎么会另外派人前来接应秦姑娘,不过他此次领到的任务极为隐秘,外人并不应该知道。既然这么人能说清自己的名字,且对自己的任务了如指掌,那应该是可信的?

    单言观察着眼前的方路,看起来比自己还小两岁的样子,不过倒是看着一脸正派。

    就在单言这么探究地望着方路的时候,秦一人却有些等不及了,眼前两个人都是号称凤凰城来的,比起后一个,他宁愿信第一个的!

    他忙道:“这位方公子,如今敦阳已破,烦请你带着小女速速离开吧?”

    路放忙点头,对单言道:“我带着秦姑娘,你护着秦伯父,我们赶紧往外冲。”

    单言此时尚且不知这到底怎么回事,见路放说得笃定,言语间自有一股不容置疑的霸气,也便信了,不过他却是道:“你我同行。”

    到底是对眼前的人不能实在地去信任,只能是一起走,也好观察并牵制他,免得出了意外,对秦姑娘不利。

    路放见此,也不再啰嗦,当即点头。

    **************

    就在单言和路放前后冲入了青衣巷的婚礼现场的时候,一个浑身落拓带着血迹的男人,出现在了敦阳城门前。

    他迷茫地望着眼前混乱的场景,有那么一刻,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

    他明明记得自己已经死了。

    惨烈而绝望地败在了路放手下,然后被他刺死。

    他甚至记得那尖锐冰冷的剑刺入自己心口的感觉。

    可是他现在还活着,就这么活在阳光之下?

    他低首望着地上的阳光,却见人影杂乱斑驳,而那高高的城墙的阴影上,有一个将军巍然而立,手握长弓。

    他虎躯一震,抬头看过去。

    顿时,他呆住了。

    这个场景,他是不会忘记的。

    因为那个站在城墙上的人,就是他自己。

    此时的高璋,眼看着昔日的自己站在城墙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这个敦阳城。就在他的右耳上,尚且有幽珠在阳光下散发着淡淡的光泽。

    高璋两手紧握,浑身颤抖。

    现在,是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