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四十七章 扶摇振翅九万里(四)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铁笼蓝角一面。

    王晋坐在圆凳上补充水分,有专门的医务官为他清理伤口。洗净污血之后,他的庐山真面目十分凄厉,肿胀和裂口多达三四处,基本看不出原来的模样。

    “深呼吸,闪电侠……”

    拉卡维奇观察着他的状态,故作轻松地说道,“瞧啊,这是我第一次进入场内给你指导吧?感觉很奇怪,我几乎忘记了自己还有这份职责。”

    王晋咧嘴一笑。

    拉卡维奇道:“觉得体力如何?”

    王晋道:“嗯,我从困境中走出来了,而且对战斗充满信心。”

    拉卡维奇叮嘱道:“好男孩儿,今晚你干得不错。听着,你得继续保持距离,保持运动,用快速的攻防打垮乌克兰铁匠。当你们拉开距离的时候,他完全不是你的对手。”

    王晋往斜对面瞄了一眼,淡淡道:“瓦西里已经被我的肘击严重打伤,游戏快要结束了!”

    拉卡维奇亲自为他按摩胳膊,提高声音鼓励道:“我喜欢你的自信,还记得我们的‘荣誉墙’约定么?未来的重量级拳王,这个夜晚只属于你,加油干吧!”

    王晋道:“是……”

    另一边,瓦西里的情况确实不容乐观。

    他大口喘息,额头上的创伤触目惊心,连场地的医务监督都亲自上来了。

    “真够呛,你还能坚持吗?”监督问道。

    瓦西里只点点头,没说话。

    监督咂咂嘴,示意让官员尽快给他处理,然后丢下了一句话:“祝你顺利,冠军……”

    ——幸亏KOTC的规则尺度较宽,否则按照出血量来判罚,比赛早就得宣告终止了。

    教练员阿纳托利特别焦急,宽慰着说道:“瓦西里,这不是我们第一次面对困境,我相信你可以调整好的。尽量冲进去对攻,打近战,如果可能的话,就把他摔倒在地!王晋只是一个过客,而你却是丛林里的统治者,他阻止不了你第三次卫冕的!”

    瓦西里木然地聆听教练的指导,把目光投向笼边——那儿,他的妻子妮娜紧紧抓住铁网,神色凄凉,眼泪惊恐地流淌着。

    铁汉亦有柔情。

    瓦西里罕见地绽开嘴唇,笑了,无声说了一句:“我没事……”

    “双方运动员准备!”休息时间即将结束,主裁判德昂泰拍拍手掌招呼道。

    “比赛继续!”

    王晋昂着头走向前方,无悲无喜。

    瓦西里迈开大步相迎,镇静自若。

    “嘟……”

    第二回合!

    额角、眼睑、面颊等等部位陆续渗血,瓦西里仿佛是有些呼吸困难,他用嘴巴作为辅助,嘶嘶的声音清楚可闻。

    王晋心中一动。

    他抬眼锁定对手的鼻梁,跳过去便射出高蹬腿直踹目标。瓦西里偏头避让,还以右摆拳回应,哥俩自此拉开了决战序幕!

    长期的刻苦训练,致使王晋的恢复能力异常强大。

    局间调整不过才区区六十秒,他就又变得生龙活虎了。

    王晋一面绕着对手快速走位,一面施以连续直线冲杀,上捅面门、下砸小腹,冰雹一般迅疾!

    “嗖嗖嗖……”

    尖啸声不断钻入耳朵,瓦西里左右摇摆,伺机反攻。

    以假动作虚晃再虚晃,王晋忽地打出一记漂亮的左手刺拳。

    “啪!”

    这个刺拳刁钻沉重,凌厉地撞在瓦西里的鼻梁上,打得他头部一震,血迹蓦然加粗,滴落!

    在正常的情况之下,如果短拳命中了,人们都会飞快地将手臂整个地抽回来,以便进行重复击打。但王晋却微微后缩胳膊,再次向前推顶,彻底封死了对方的视线,把瓦西里挡成了个瞎子。

    前手一旦抵达预定地点,王晋就更改目标,敏捷地挥出重勾拳砍向敌人的左肋。

    “砰!”

    “呃……”

    拳头杀进肉肉的脂肪层,比电锯切割还要痛苦!瓦西里的神经根本来不及运转,身子便产生了弯曲现象,左半边又酸又软!

    近距离反击,是铁匠的拿手绝活。

    王晋没给瓦西里留下任何机会,打完便迅速撤退,一道烟地滑走了!

    “呼呼!”

    果然,对手两记大摆拳即刻照头砸来,全部都落进了空气中。

    王晋坚决贯彻运动作战的方针,就像蜘蛛缠绕猎物一样不远不近地“溜”着瓦西里,套路灵活多变,又将目标瞄准他的左前腿!

    低扫,斜蹬,侧踹,“啪啪啪”连续出击,漂移中脚底进退自如,显尽“雷电”风姿。

    “糟糕!”“可恶!”

    “乌克兰!”“乌克兰!”“乌克兰!”

    眼见瓦西里跟不上对手的节奏,多次遭遇打击,拳迷们个个莫名心碎。两分钟之前,王晋的那记地板铁肘实在太过厉害,直接把他们的英雄干掉了半条命!

    伤口一直流血不止。

    殷红,凄厉,蜿蜒。

    第二回合开始之后,王晋并没有击中对方的面部,但瓦西里却已经自动“毁容”了。

    ——被肘尖砍砸过的地方,突突乱跳,如同被插进一根炽热的烙铁,持续地给他带去痛楚和深邃的疲惫。这种感觉相当可怕,连思维都被带得有些迟钝。

    瓦西里是一位坚强的勇士,无论情况多坏,他依然向前,向前,不停向前!

    他宁愿挨打,宁愿抛洒热血,也要强力进攻……

    时间进行到五十秒左右,王晋突发冷箭,急停,起腿,以一个华丽的“圆月弯刀”变线抽踢,甩上了对方的额角部位。

    “砰!!!”

    “噗嗵……”

    脑袋猛然歪斜,汗水飞溅升腾,瓦西里又一次被王晋的绝招杀伤,向侧面重重栽翻。

    “啊!”

    “呦吼!”

    “雷电牛逼……”

    胜利的号角已经吹响,“王粉”们都明白击倒意味着什么,激动地爆发出阵阵欢叫。

    战斗打到这种程度,王晋却仍旧没有扑上去做压制锤击,坚决不玩儿地面。他只是居高临下,保持一定距离,冷眼看着对手在地面上挣扎。

    “啪啪啪!”

    鲜血接连快速滴落,犹如朵朵刺目的梅花。

    瓦西里摇了摇脑袋,慢慢地支撑胳膊起身,瞄了敌人一眼。

    他的双眸当中,闪烁着不屈与坚定,怒火滔天!

    好汉子!

    真令人敬佩!

    王晋准备彻底结束比赛,所以便大步向前推进,采取了粗犷的阵地战打法!老瓦明显已是强弩之末,断然不可能再制造什么麻烦了。

    左刺拳、右直拳、左右摆拳、左斜勾、右上勾!

    “呼呼呼呼……”

    铁锤狂飚,乌云盖顶!

    勇者的字典里,永远都没有妥协二字。

    令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