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四十一章 站住不许走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真抠门!”

    王晋没能拗过铁公鸡老爸,只好采取最“经济”的办法——靠步行赶路。

    夏至一到,酷热的日子就要开始肆虐了,上午刚过九点钟,太阳便晒得人皮肤刺痛。王同学头顶戴着草帽,专拣树荫下边行走。

    打谷场在桃园附近,途中得经过瓜田和灌溉用的水渠,距离估计有三里多路。

    “吧唧吧唧。”

    王晋松垮垮地走着,瞧见路边的甜瓜长势喜人,就随手摘了一个尝尝。他干这种事情全无心理负担,反正附近的土地都姓王,没啥大不了的。

    “吼……汪汪!”

    “卧槽!有狗?这条狗子竟敢不认识我?!噗噗噗……”

    意外发生了!

    幸亏他跑得快,否则的话裤衩很难保全。

    赶到目的地之后,王晋微微掀起帽檐,往前方扫描。

    嚯!

    打谷场四周欢声笑语,熙熙攘攘,赶来凑热闹的人们数量可观,应该有上千名。经过市里的推广和运作,摔跤比赛规模看涨,明显变成了乡村旅游的“大型集会”。

    王晋左右寻找,发现偏西的位置属于王家庄阵营,其中站着许多熟悉的面孔。他眼睛发亮,当即便往人堆里挤去。

    “哎呦!小晋?”

    “二弟你好!”

    “大侄子回家啦?!”

    “二叔好!”

    “哈哈哈……都比个屁,赶紧让他把奖品拉走……

    王姓乡亲们瞧见本家的头号“摔跤手”来了,亲热得不行。王晋笑眯眯地跟大伙打着招呼,随后被簇拥到第一排观战。

    嗯,打谷场共计分为四块区域,八名好汉全部身穿特制的T恤衫,上面写有“角羊民俗节”的字样,正激烈地两两厮杀。

    “今年什么规则?”王晋随口问向一个本家的兄长。

    那名兄长说道:“规则很宽松,想怎么摔就怎么摔,除了两脚之外,迫使对手任意第三点触地都算胜出……你先去东边报名处报个名,领回服装,里头八个人甭管有谁淘汰,你就能上去接着干了!”

    车轮大混战?

    这么任性?

    王晋猜测道:“如果自己这一台打光了,又没人上来,是不是还可以主动去旁边继续挑战,直到全场只剩下两个选手,最终获胜的就是总冠军?”

    兄长挑起大拇指夸赞道:“猜得没错,真聪明!哎,你抓紧时间去报名呀?愣着干啥?”

    “我先随便看看……”

    王晋却迟迟疑疑的。走在路上的时候,他把一切都想清楚了。

    ——知子莫若父,反过来最了解父亲的,又何尝不是儿子?

    什么“要为王家挣得荣誉”,什么张二蛋“口出狂言”,这里边的可信度存有很大的疑问。吝啬鬼老王分明就是看中奖品,要把儿子当免费劳动力呢!

    有如此精明的老爸,真……一言难尽!

    兄长道:“嗯,且让他们打着,互相消耗几个生力军再说……反正你啥时候上都能拿冠军。对了,旺财休假回家,也参加比赛啦!这小子真可以,已经连续淘汰了三个对手,咱们王家庄后继有人呐,啧啧。”

    王顺?

    王晋在人群中搜寻,果然发现了本家“不靠谱”小弟的踪影——海绵宝宝的花裤衩,鸡窝似的白头发,王顺的造型非常另类,很有些扎眼睛。

    “嘿!”“噗嗵!”

    王顺正和一名魁梧的大叔PK。只见他左手擒住敌人伸来的前手手腕,迅速向下压扯,右掌同时推动大臂,将对方的胳膊推到他自己的腰腹之间,接着,他贴靠上步到右侧位,伸腿别住对方的后腿,腿部一勾,身躯一顶,干脆利落地就将敌人放倒了!

    漂亮!招法使得极之娴熟。这是正宗的中国跤套路,名叫“掖臂切”。

    王顺撂倒对手,身边响起了一大片欢呼声。他环顾左右,意气风发地高喊道:“还有能打的没有?哈哈,下一个赶快上!否则的话,兄弟要去别处挑战喽……”

    王家庄的男人,哪个不是被摔着长大的?

    本身就有深厚的“土跤”造诣,近两年又进入MMA拳馆深造许久,系统地学习了柔道、自由跤、巴西柔术等等课程,王顺的摔法进步明显,应该可以对此次的冠军发起有力冲击。

    看到弟弟在,王晋的心里更加犹豫。

    第一:观众居然来了那么多,以专业对业余,赢了也胜之不武,他实在不想出这个风头。市里边把乡间小游戏搞成了游客“大集会”,传统的“角羊摔跤赛”似乎变了味道,说句老实话,他有些莫名的抵触。

    第二:假如自己参加比赛,闹到最后肯定得打王顺,折腾小弟属于“同室操戈”,终究没啥意思。

    想来想去,王晋决定放弃报名,不比赛了!

    王顺能赢就赢,输了也无所谓。有首歌的歌词写得好: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王家庄的摔跤力量能手辈出,万一今年栽了,咱们明年继续奋斗便是……

    “哪个是梨花村的张二蛋?”王晋问。

    兄长嘴巴一努:“左边,圆头圆脑的那个!”

    随意瞄瞄对方,王晋很快就知道张二蛋为什么能够技压群雄了:首先,张二蛋的体格够大,肩膀宽,小腿粗,两只胖手就像纳凉用的蒲扇。

    其次,二蛋哥们儿技术好。

    他懂得利用体重优势,属于“功力型”的硬派打法,什么抠腿、扽扯、使别……各种招式频频攻向自己的敌人,动作粗犷猛烈、力量感十足,只几下也顺利撂翻了自己的竞争者。

    有趣。

    看来今天王顺估计够呛,他碰上了真正的对手!

    ……

    经过重重苦战,临近中午的时候,角羊大赛终于决出了两名候选:一位是王家庄的王顺,另外一个,则是梨花村的张二蛋!

    这哥俩的表现非常突出,战绩令人信服,全程参与的游客们兴致勃勃,对结果没有异议。

    市台主持人宣布了决赛的规则:

    三局两胜制,不限时间,每局以其中一方第三点触地即为终结。

    “王家庄加油哇!”

    “梨花村硬起来!”

    “哈哈哈……”

    现场的气氛很好,游客们连燥热的天气似乎都遗忘了。

    软垫中央,张二蛋和王顺面对面愤怒地对视着,就像是一对参加决斗的火枪手。

    兄长担忧地说道:“玄乎了!旺财的体重才不到两百斤,张二蛋却有两百四十多,以小打大的话,小个子容易吃亏呀!”

    王晋道:“业余比赛嘛,体重确实划分得不够严谨。可是,王顺的训练更加全面,耐力更好,张二蛋想要拿下来恐怕也够呛……”

    “请注意!比赛开始!”主持人一声令下,双方同时向前扑去。

    两位敌手辗转腾挪,就此各显神通。

    张二蛋一如既往地纵横开阖,对敌人保持着强大的压力。而王顺的体型虽然稍逊一筹,但功夫同样精妙。他的技法飘逸、敏捷、诡异多变,很好地糅进了各种流派摔法的路子,应付大块头看着挺吃力,但场面似乎尚能支撑。

    第一回合,张二蛋先声夺人!

    时间进行到五十多秒钟,张二蛋把住王顺的T恤,先往后推顶,再接着向左拉扯,连续两次以扽拽手法破掉对方的平衡,最后使了个正面的急进步,进腿钩挂王顺的右小腿,使其向后摔倒。

    “咣当!”

    这一招中式的叫法名唤“切脑子”,和柔道的“大外刈”特别类似。

    “噢!”

    欢呼声、惋惜声、拍照声,声声入耳,在乱糟糟的喧闹里,王顺小朋友从地上爬将起来,面庞变成了可怕的铁青色!

    张二蛋得意洋洋地接受欢呼,压根不怕他。

    第二回合,王顺立刻还以颜色,夺回一程!

    双方磨了三十多秒,王顺猝然发难:他用右手擒住张二蛋的左手腕,往内侧旋转下压,然后就势松手插入肋底,左手与右手和围搭扣,形成了“腰闩”,双臂一发力,直接将张二蛋拔起离地,向左侧位做侧翻摔!

    “咚!”

    张二蛋应声砸倒,肥肉乱颤!

    这是自由跤里的经典套路。王顺把对方撂倒了,自己还上下互易,演变成“侧压”的优势位置。如果换成MMA比赛,下边的砸拳就会毫不客气扔到脑门上。

    “吼!”

    “厉害!”

    “哈哈哈……”

    兄长拍手道:“旺财干得不错,这两年没白吃苦。”

    王晋也赞许地点点头:“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