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零六章 满满恶意的世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只是惊鸿一瞥,只看见女子血流满面,平王心中也有些茫然,此刻水阁倾倒,石柱歪砸,因为石柱的纵横交错和水阁器物的倾落,此刻水下一片混乱,虽然特意设置了明亮的夜明珠灯光,也不可能将所有情况看个清楚。

    这水阁本就是特地设置,平时从来不启用,底下石柱是空心的,要断起来很容易,水下夜明珠,是为了看清水底人的一切动作,这水阁原本是平王准备着用来暗害人的,至于对象是谁要看情况,如今因为要试探景横波提前启用,想着断了水阁支柱,令她落水,水下有灯,入水后人的举动能看得一清二楚,毁了附近莲船,是要看客人会不会挥手远距离召来岸边莲船,不管对方是用瞬移还是控物脱困,只要轻松脱困,都能立即察觉对方身份。

    计划很完美,甚至为此不惜损失很大,但现在看来,好像答案并不是以为的那样。

    “刺客”已经拖着平王快到岸边,自有平王府的护卫冲上来“作战救驾”,不用说,装模作样打一阵,“刺客”便丢下湿淋淋的平王逃之夭夭,平王在岸上爬起身,仓皇大叫,“救人!救人!”

    众人看向水中央,水阁正在慢慢沉入水下,锦鲤们慌乱地四处逃窜,无数石柱东倒西歪从水面上刺出来,但是,人呢?

    ……

    此刻,宫胤还在水中。

    他眼看着一条人影自水中一闪而过,再看见另一条人影轻轻巧巧游过来,后者正好游到一座将要倾倒的石柱旁,在石柱倒下的间歇,飞快地从脖子上取下一个准备好的皮囊,拍在自己脸上。

    水中大家的衣服和头发都散开,两个身形都窈窕纤细,只要背对着,一时谁也看不出。

    宫胤眼底掠过一丝笑意,伸手向前一抓,一条人影从一旁石柱底游上来,对他笑了笑。

    正是景横波。

    而那边,出现在平王视野里,被倒下的石柱击得“血流满面”的女子正在转头,把血淋淋的脸亮给平王看。

    那自然是拥雪。

    少女如今已经长成,发育得好身形,今天特意穿了和景横波质料不同,式样差不多的裙子,远看真真差不多。

    看见水阁设置的那一刻,景横波和宫胤已经确定了对方打算怎么试探,不过将计就计而已。

    宫胤伸手去接景横波,准备给她渡气,顺便送她从平王看不见的另一个角度上岸,她还要去找蒙虎。

    景横波正在微笑,水波里珠光摇曳,她的笑容被映得华光灿烂。

    那笑容忽然凝了凝,随即景横波的手忽然拍开了宫胤的手,再狠狠一挥。

    与此同时宫胤身子向前一滑,一反手浪涛翻涌。

    翻涌的浪涛里,一条人影仰面随波倒翻出去,砰一声撞在水面漂浮的桌子上。

    景横波已经到了这人身边,伸手一把掐住这人咽喉,看一眼这人的脸,冷笑一声,回身对宫胤做了个手势,一闪不见。

    再一闪她出现在无人的岸边,四周布置了些景观怪石,还有不少花木,足可遮蔽人的身形。

    她将那人抛在脚下,重重一声。

    月光照亮这人的脸,惨白惨白,嘴唇上分外艳丽的口脂已经被水泡化,染在唇边,看起来分外狰狞可怖血盆大口。

    是吉小姐。

    她穿一身鲛皮水靠,手中一柄分水刺,看那样子,竟然是早有准备在水下埋伏。

    景横波看看那分水刺,分外锋利,放血的利器,更奇特的是,吉小姐另外一只手,还拿着一只水囊。

    在水里可没必要用水囊,除非是用来装东西。

    联想到她刚才的动作,再联想到在城门她的挑衅,这位的目标是宫胤?

    放宫胤的血?

    吉小姐先受了景横波一拍,再受宫胤一挥,最后撞在了桌子上,此刻后脑一个大包,昏迷未醒。

    景横波目光落在她的指尖上,这少女一旦洗去妆容脂粉,就能看出全身上下毫无血色,指甲都青白青白,看上去也像个冰雪人儿。

    而且景横波已经看见她指甲边缘溢出的破碎冰屑。

    这个蒙国世家女,修炼得也是冰雪一系的真气?属于天门,还是属于龙家?

    后者可能性不大,龙家并无人流落在外,可如果这是天门记名弟子,却又显得功底太差。

    此时也顾不得探究她的来历,景横波一掌拍醒了她,分水刺抵在她咽喉上。

    吉小姐刚刚睁开眼,就感觉到脖子上尖锐的刺痛,听见一个带笑的慵懒的声音,“说,蒙虎在哪?”

    ……

    水阁翻倒时,王府传出警讯,很多护卫飞身前往湖边救王爷。

    平王试探景横波的计划,自然不会告诉所有人,所以这些加派看守蒙虎的护卫,自然要按照平时的规定,赶往警讯发生之地。其余留下的人,也不禁心神震动,注意力有所转移。

    蒙虎已经发现了这一点。

    他被软禁在王府后院的一间不起眼的院子里,进入之后他就想自杀,然而平王心思缜密,早就料到了他的打算,看守得极紧,又收走了所有武器和锐器,封住了他的武功,他竟一直没找到机会。

    此刻正是好机会,护卫们纷纷跃上高处查看,不过水阁和此处相隔很远,一时也看不出什么端倪。

    蒙虎冷笑一声,走到平时放置脸盆的盆架旁,那只盆架用铁条卷成花朵状,可以用来托住盆子。

    蒙虎伸手一掰,一捋,武功虽然被封,但练武人的力气是不可能封住的,铁条顿时被捋直,蒙虎指节两边一推,宽宽的铁条端被推挤成三角形,尖端尖锐。

    真正想死的人,总有办法死。

    他宁死不愿承受侮辱,不愿被人挟制,令家族陷入深渊。

    四面护卫已经纷纷回转,没有多少时间。

    蒙虎眼一闭,铁条闪电般捅入咽喉。

    就在这一霎,忽然听见一声大叫,“蒙虎!”

    声音熟悉,与此同时,蒙虎手一震,铁条离手。

    蒙虎霍然睁大眼睛——普天之下,只有一个人可以在那么远的距离做到这点!

    他霍然扑向窗口,撕心裂肺狂喊,“别进来!”

    景横波站在墙头,遥遥望着那间屋子。先前她胁迫吉小姐,让她带路,免得浪费时间。但这小丫头性子阴沉,第一次故意带错,景横波狠狠整治她一顿,这回才对了,她抵达墙头的时候,正看见半开的窗子内蒙虎的手抬起,什么也来不及想,先大喊一声,然后才调整位置,打掉了蒙虎的铁条。

    这一声喊必然暴露目标,她看见院子里的护卫并没有扑出来,却各自站好方位,目光灼灼盯着她。

    院内必有埋伏,用脚趾也能想得到。

    不过,埋伏有用吗?

    “院子里好像很多布置。”她笑盈盈地问底下的人。

    众人抬头看她,实在想不到这时候她在墙头说这种无聊的话。

    有人悄悄地摸袖子,景横波一抬手,一块石头击中他胳膊,那人哎哟一声,袖子中传讯烟花掉落。景横波手一招,烟花到了她手中,她看看烟花,笑了笑,手一挥,烟花飞向远处,然后在几十丈外的另一个院落,“啪”一下绽放入天空。

    远处隐约响起了脚步声,王府中应急救援的队伍,很自然地向着那个方向而去。

    院中众人相顾失色,他们何曾见过这样的手段?

    一个头目一样的人,看一眼墙头被景横波绑住嘴勒住脖子的吉小姐,轻轻冷哼一声,示意手下不要轻举妄动。

    “把人送出来。”景横波对蒙虎指指。

    一阵静默,景横波微笑,手中匕首一挥,吉小姐身子猛地一震,一小节白白的东西掉落。

    “现在是一根手指,我数到十,就是一只手,再数到十,就是一条腿。”景横波微笑,“你们未来的王妃或者说王后,如果因你们成为残废,不知道你们还能不能顺利地活下去。”

    她瞥一眼呜呜挣扎的吉小姐,心想真是个娇小姐,不过削了她手指尖一块皮肉,至于抖成这样吗?

    她可没兴趣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