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五十一章 死讯〔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三百五十一章死讯(下)

    陆长英文人雅士习性,纵然时事造人,可他仍旧不甚喜欢入军营,与百姓口中的“丘八”为伍,这是自小养成的习性,倒不是说看得起谁看不起谁,故而军中诸事对内有小秦将军操心,对外自然就是自家妹夫出面调停了……可事到如今,蒙拓去军营镇守了,陆长英也去军营了,一门大舅子和妹婿好像都开始严阵以待了,这件事本来没有多大的意义,可一旦放在了陆长英与蒙拓身上,长亭就嗅出了一丝不平静来。

    这件事不平静。

    邕州的捷报频传只是一个表象,陆长英在五年前隐藏在石家的那五千人突然浮出水面,蒙拓与陆长英不约而同...长亭蹙眉深思,或者根本就是约好了的!

    这两也挺好玩的,两个媳妇儿都瞒着,啥也不说,这是要做什么呢!造反呢!

    “怎么回事……”长亭觉得非常不对劲,可她沉下心来细想一想却总也想不出到底哪儿不对,前方战事并未吃紧,至少明面上并没有任何问题,当前线战事并未露出端倪时,那么有可能是内城出事?

    “老祖宗凡事也莫多想,多思多想伤身呢。”谢之容温言软语,抬眸看向长亭,长亭却可从其目光中看到深深的担忧,谢之容低头道,“您该用午后参茶了,您还记得吗?张郎中嘱咐您得每日都用一盏来着?您得牢牢记得呢,对您自个儿身子好,咱们陆家还指着给您百岁宴的时候大操大办一场呢。”

    谢之容边说边转身示意丫鬟,丫鬟知机,躬首将窗幔拉了一小半,再点一支檀香,香烟袅袅,被谢之容这么一打岔,真定大长公主向后一靠,眼睛微眯,觉着有些累了,手往腹间一叠,叹了一叹,再想了想,眼睛半睁开半睁不开,显得眼角纹非常深也很苍老,本想挥手,可手抬到一半似乎没了气力,“去吧,你们都是各自掌家的夫人太太了,男人在外面拿命博前程,我们女人也不要拖后腿。男人不说实在话有他的理由,怒也好,生气也好,都憋着。等尘埃落定之后,再发脾气也不是不可,只是如今咱们都要把场面给撑住了。”

    长亭越听越心惊,待一出这厢房门,长亭扶着谢之容朝外走,走了一会儿,长亭轻声道,“如果...石闵要逼宫,那蒙拓也出去了,哥哥也出城了,内城岂不是就很危险吗?”

    “如果蒙拓不出城,石闵还会发兵吗?”一出厢房,谢之容出声忧心忡忡,“那两个也是...”约莫是想到了将才真定大长公主说的话,忍了又忍,没忍住,开了口,“实在是有问题,等他们回来,真得要好好说道说道了。”

    啧啧啧,谢之容连生个气,说话都温温和和的。

    长亭握了握谢之容的手,“哥哥与阿拓都不是冒进之人,他们必定已有万全之策,或者...”长亭突发奇想,“或者他们只是在等待一个时机,而在此之前,谁也不能说。”

    陆长英等待的时机,在入暮时分,便真相大白。

    “二郎君...战死了!”

    张黎半跪在镜园堂下,嗓音低沉,埋头报讣告。(未完待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