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五十九章 逼宫(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三百五十九章

    昭和殿正点敲钟,“咚咚咚”三声,看台上的女眷都抬头看,庾皇后笑言,“申时到了,君上说他申时过来凑趣来着,也不晓得是玩笑话还是当真的。”

    “自是当真的,君上与皇后伉俪情深,自是陪着您看戏的呀。”

    下头有太太朗声谄媚。

    留春台立内二门很近,站在看台游廊中远眺便可见宫门外的那条宽敞大道,将过一刻,石猛便至,身后跟了石闵与几位大臣,都穿着便服。女眷们赶紧起身,庾皇后迎了上去,笑道,“...刚还在说君上多半是玩笑话,谁晓得您当真来了...”

    石猛仍是那副五大三粗的样子,留了满髯,一脸痞气,纵是穿着秼色长衫也不像那家人,“这都是往日近邻,今日亲故,又不是外人。就是搬家,主人家都还得设个乔迁宴,如今初来建康,寡人不做东设宴放哪儿都说不过去。”

    下头自然又是一番谄媚捧吹。

    宫人们动作迅速,搬来镂空高屏将女眷与男人作势隔断开来,寒暄一番,石猛落座在庾氏身边,长亭、崔氏与石闵都向后移了一排,正好三人坐到了一处,石猛微微颔首,戏台上方才重新吹拉弹唱起来。

    庾皇后跟着又点了几折精忠报国的戏,台上一下子花旦换武生,古琴换锣鼓,女人戏陡变男人戏,情情爱爱变成打打杀杀。

    能在内宫上台的戏班子都是个顶个的,一开嗓一亮腔调都是惊艳的。

    拖在武生雄浑尾音后的是石闵的声音。

    “晚烟,去帮本王叫上一出‘忠臣录’来唱上一唱”,石闵斜靠在椅背上,方方正正一张脸着实不适合这样的神情,带了点扬眉吐气又有点怯意,石闵看了眼石猛,发觉石猛没反应,似乎是增加了些底气,声音提高了一层,“晚烟,让戏班子直接唱第三折戏,得唱好了,唱好了,本王重重有赏!”

    “忠臣录”这个故事简单极了,简而言之就是,一位名臣千辛万苦扶持不受重视的嫡长子上位的故事,歌咏的是嫡长的传统及忠臣为守护嫡长制度而付出的鲜血,而第三折戏恰恰好讲的是这位忠君之臣对着迟迟不立嗣子的君上讲出的那番肺腑之言,这出戏对石闵胃口是很正常的。

    长亭低首去拿桌子上的茶盏,茶盖碰到茶碗发出清脆的声响,这声响在此时此刻响得稍显突兀。

    晚烟袖手立在庾皇后身后,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左看看石闵,右看看庾皇后,十分为难。

    “这戏班子出彩的是武生和花旦,你那出戏这戏台子演不精彩,还是别点了。”庾皇后头也没回,语声含笑地说了这话后,晚烟总算扎扎实实站定了。

    长亭斜睨崔氏一眼,见崔氏神色淡然,微微螓首,也不吃茶也不看戏折子,垂着个眼不知在琢磨什么。长亭不禁暗叹不论这崔家心术如何,至少这涵养功夫是教到位了的。

    庾皇后话里有刺,堂内众人只做充耳不闻。

    石闵当下脸色涨红,戏台子上还在敲锣打鼓唱得喜庆,喧嚣之下,显得石闵愈发尴尬。石闵瞟了眼崔氏,再看看坐在前面的石猛与庾皇后,隔了片刻,笑了几声,“母后,精彩不精彩,既不是您说了算,也不是我说了算,总得要君上说了算。”石闵手往椅子上随意一放,眼瞅着石猛的反应,哪知石猛手扣在桌案上一下接着一下扣着拍子,似是丝毫不在意后排的这场争执。

    石闵脸上登时更挂不住了,堂内一片寂静。

    长亭再埋头吃了口茶,茶汤煮得很透,先是苦的之后回甘。

    石闵声量提高了,唤道,“晚烟!本王的话,你听没听见?让你去叫上这出戏,怎么就难成这个样子!君上和母后是你主子,别他妈给忘了,本王也是你主子!”

    晚烟如今当真是进退两难,再看庾皇后似是未曾再反对,想了想便试探性地向后退。

    “翅膀硬了,皇后说的话,你也听不进去了。”石猛眼神未向后转,仍津津有味地看着戏,话中的“你”也不知指的是晚烟,还是石闵,“皇后说了不出彩,那便是不出彩,为了出戏,你跟这在世家亲故的长辈跟前冒大,这叫不懂事。”

    石猛声音发沉,却始终未曾向后转。

    到底是皇家家事,堂中的看客们屏气凝神,丝毫大气不敢出。

    石猛话一出,石闵腾地一声站起身来,“为了一出戏?为了一出戏!?”石闵陡然发笑,“为了出戏,我还没这样可笑!父亲,我已经快三十岁了,马上要到而立之年了。您三十岁的时候,平冀州定北疆,可与胡人一争雄!我呢?我三十岁了,我他妈在干什么?在这里陪你们看戏!父亲!”

    “咚咚咚”三声,戏台上无人叫停便一直演下去,这三声鼓声恰如其分地跟在了石闵话音刚落之时。

    看客们不想看这出戏,奈何戏已开幕,...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