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重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一章

    谢纨纨穿过紫藤长廊往常蔓轩走去,她穿着一身白底银红蝴蝶锦缎衫儿,浅红到近白的裙子,虽然有点儿心急,但走在这开满紫藤花儿的长廊中,依然叫人觉得谢家大小姐举止娴雅,形容端丽。

    出身已经没落了的永成侯府的谢大姑娘原是第一次到这安平郡王府来,安平郡王府占地近四十亩,华丽大气与精巧兼具,屋宇院落层叠,假山花架,小桥流水,处处洞天,但此时谢纨纨并无丫鬟引导,独自一人,径直穿过几条走廊、月洞门,转过影壁,毫不迟疑的往常蔓轩而去。

    她知道,每天这个时候,安平郡王府的大小姐叶少蓝,通常都在常蔓轩喝茶。

    不过谢纨纨却没有想到,虽然叶少蓝这会儿确实在常蔓轩喝茶,但还有一个男子与她隔桌对坐,手里拿着一卷书,正看着她手势温柔的煮茶,分茶。

    他是叶少蓝的兄长,谢纨纨的未婚夫,安平郡王府的大少爷叶少钧。

    虽然叶家这一代的兄弟姐妹名字的第二个字都是‘少’字,可在这京城里,只有叶少钧走出去,别人都称一声叶少,也绝不会有人会错意。

    今天是未婚妻第一次随家中长辈上门做客,出于礼节,叶少钧并没有出门,可是也并没有出现在正厅里,反是到了妹妹处喝茶,这就有些微妙了。

    叶少蓝却毫不意外。

    只是听到丫鬟进来回:“谢家姑娘来见大姑娘了。”的时候,叶少蓝反倒有些意外。

    她手上不停,却是轻轻抬眼看向哥哥,叶少钧仿佛没有听到一般,眼睛都没有从手上的书卷抬起来。

    叶少蓝也就没问一个字,她垂下眼,重新专注在茶水上,似乎未来的嫂子比起这眼前的茶水都差的远似的,毫不犹豫的说:“你去回谢姑娘,我今儿身上有些不自在,不能见她了,改日再上门赔罪去。”

    叶少蓝是个身材纤细的姑娘,尖尖的小脸儿,杏子般的大眼睛,一举一动都娇怯怯的,十分温柔,连声音都温柔可亲,可说出来的话,却是十分果断,毫无犹豫。

    “带谢姑娘过来的丫鬟是谁?”不过这并不要紧,叶少蓝接着说:“你去外头告诉张大娘,那丫鬟不会伺候,打发到后头去吧,今后不许进二门。”

    “是。”那丫鬟答了一声,又犹豫了一下说:“只是谢姑娘是自个儿过来的,身边没有人。”

    “那就罢了,你出去打发她就是了。”叶少蓝头也不抬的说。

    “是。”那丫鬟刚要走,却听到叶少钧说:“回来。”

    连忙就站住了。

    叶少钧左手挽着一串黑色的宛若金石之质的数珠儿,随手拨动了一颗,却是问了一句:“这会儿什么时辰了?”

    “回大爷的话,巳时三刻了。”

    叶少钧眼中光芒一闪:“永成侯府的马车巳时才进的咱们家的大门。”

    他站起来,对他妹妹说:“你见见她,我到里头坐坐。”

    大哥说了话,叶少蓝从无异议,点点头应了,便吩咐丫鬟:“请谢姑娘进来。”

    待谢纨纨进门,叶少蓝已经礼数周到的站到了进门一尺处,满脸笑意的,先招呼道:“我还没去拜见谢家姐姐,倒劳烦姐姐来瞧我了,怎么当得起,姐姐快进来坐,我这里正煮茶呢,江南上进的龙井,姐姐可喝的惯?”

    又叫丫鬟:“绿珠,还不快把今儿一早大爷送来的新鲜樱桃端上来?还有宫里娘娘赏下来的点心,都赶着叫人拿来。”

    一边又回头对谢纨纨笑道:“真是手忙脚乱,姐姐别笑话我,妹妹今儿一见姐姐就喜欢,只想着要与姐姐亲近。”

    殷殷勤勤的请谢纨纨坐下,简直叫人如沐春风。不过却总与谢纨纨保持了两尺以上的距离。

    谢纨纨却忍不住摸摸额头,哎呀,蓝蓝不喜欢我!

    叶少蓝的性子,谢纨纨简直不能再熟了,看她这样的做派,就知道她心中对自己的感观。不过想来也是,如今永成侯府拐着弯的搭上了她的继母安平郡王妃,居然还成功的将谢纨纨许给了叶少钧,叶少蓝能喜欢她就有鬼了。

    叶少蓝有多喜欢她哥,谢纨纨比谁都清楚。

    而安平郡王府的格局,谢纨纨也是明白的不得了。

    谢纨纨抿着嘴,往黑漆描金莲花的条桌后坐下,叶少蓝坐在她的对面,亲手斟了一杯茶双手递过来,笑道:“原就想着今后要与姐姐多亲近,只偏这阵子身上有些不自在,哪里也没去,可巧今儿姐姐竟来了,倒是我们的缘分。”

    说着又往谢纨纨身上瞧,勉强找了个看得过眼的地方赞道:“姐姐这项圈上的络子打的真好,又别致又精巧,我竟从来没见过这样子的花样呢。就是尚宝司里头的有头有脸的绣娘,专给宫里娘娘打的络子,我也没瞧过这样子精巧别致的呢。”

    永成候府从文帝爷朝中就已经随着文帝第一位太子爷的被废而没落了,到先帝爷登基后,永成侯府别说做官,做人都得夹着尾巴,如今五十多年下来,老本都吃的差不多了,连架子都撑不起来,府里用度缩到无可再缩,这些叶少蓝也清楚的很。

    这谢家大姑娘这一身真是找不出个可赞的来,衣服看得出是新裁的,今年京城里流行的样式,可料子看花色颜色却是旧的,估计是家里头压箱底的货了,今儿大场面,才拿出来裁了撑场面,头上戴着的簪环,样式也是旧的,也不知多久没重镶了,而且看起来只怕炸了好几回,隐隐有点儿发黑了。

    叶少蓝也是煞费苦心,才找出个能说一说的地方。

    叶少蓝这玲珑精致的腔调,谢纨纨以前是见惯的,只没想到会有一天用在自个儿身上,以前听着不觉得,这会儿不由就有些哭笑不得,还有些别扭。

    这世上的事也真是有匪夷所思的地方,叫谢纨纨自己说,只怕犹豫再三也不过只说得出一句:可见这神明是有的!

    如今今世不比往日了,谢纨纨只得顺着叶少蓝的话笑道:“这是我自个儿学着打的,妹妹若是喜欢,赶明儿我打发人送些打的匀净些的来。”

    叶少蓝抿着嘴笑,并不着急,与她说着这些无聊的闲话,是这未来嫂子迫不及待的找上门来,着急的又不是叶少蓝。

    这门亲事,他们兄妹都是看不上的,抛开安平郡王府和永成侯府的天渊之别不说,单是因这门亲事是安平郡王妃想要的,叶少蓝就不想要。

    如今单瞧永成侯府这阖府打着旋磨儿的奉承安平郡王妃的样儿,就叫人看不上眼,至于这位谢姑娘,若是有事就罢了,不然,这第一回上门来做客,不用人请,就亟不可待的来找未来小姑子,叶少蓝就更没有那只眼看得上她了。

    说了这一会儿话,喝完了一盅茶,谢纨纨看看时辰差不多了,才笑道:“今儿我冒昧来找妹妹,原是有件事要求妹妹帮忙。”

    张嘴就是求,叶少蓝心里越发看不上了,只是脸上一丝儿不露出来,笑道:“姐姐客气,如今这样子,我还要事事仰仗姐姐呢,哪里能说得上别的。”一丝口风也不漏出来。

    真是压根儿就不想跟谢纨纨扯上关系似的。

    谢纨纨只装没听到似的,接着笑道:“原是前儿我做了个梦,竟梦到我突发急病没了,当时就给我吓醒了,醒了来一头冷汗,心跳了半宿,简直六神无主,第二日就发起烧来,我母亲说,大约是在哪里撞客着了,魇住了,就打发我去皇觉寺礼佛来着。”

    这话听的叶少蓝都呆住了。一时不明白这跟求她有什么关系。

    可是在里头听壁角的叶少钧却是眼中精光一闪,手指又拨动了一颗数珠儿。

    谢纨纨没理会叶少蓝那眼中的古怪,接着笑道:“那日我就去了皇觉寺,烧了三炷香,倒也奇了,当晚竟又做起梦来,这一回梦到个菩萨,告诉我这原是一道坎,上回虽说过了,可这坎还在,要过了明年六月才算是彻底过了这坎儿,如今倒要事事小心着才好。”

    这话说出来,连先前没拿她当回事的叶少蓝此时也是心中一凛,不由自主的坐的直了些。

    明年六月,这是两家商议定的叶少钧与谢纨纨成亲的时候。

    这话说的完整了,意思竟就呼之欲出,叶少蓝本来就是聪明人,当然听懂了,谢纨纨的意思,是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