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二十一章 许下一生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凤珩在家中的这几日,张晴恨不能将其栓在裤腰带上,总觉得有说不完的话,凤珩也是好脾气,就这么由着张晴日日拉着他聊些家长理短的事情。

    一转眼就是大年三十,整个凤家都是挂起了红灯笼,待到夜幕微落整个京安城都布满了星星点点的红,像是枝头上挂着的红山楂和红樱桃,好看得紧。

    因着是过年,张晴也是一早就给众人置办了新衣裳,更是给凤珩着意多做了好几套,非说他这几年在边关吃了太多的苦,要趁着他在家好好补一补才好。

    看着张晴对凤珩这般好,顾媚心里头就是有些不好受了,不过凤珏倒是觉得没什么,偶尔还和凤珩切磋一下武艺,叫他好生指点自己一番。

    三十那日依着规矩凤家全家人都是聚在了一块,就连林非烟也是强打起精神来吃了一会儿饭才又匆匆告退。

    至于孙婉,张晴倒是没有问过凤南苍到底要不要将其放出来,现下孙家是一日不如一日,铺子大多都到了关门的边缘,凤南苍也就故作忘记了此事,只在三十当天嘱咐人多给孙婉去送了道菜。

    因着凤珩今年回来过年,不光是张晴,连凤南苍也是开心得很,故而三十吃完了饭也就没有散,而是一家人凑在了一块玩着叶子牌守夜。

    左右离祭祖的时间还有一会儿,凤珩也就过来凑了热闹,同张晴几个一起玩了会儿叶子牌。

    前几年凤珩不在家的时候,顾媚总是明示暗示凤南苍说是大年三十的他一个人去祭祖不像个样子,不过凤南苍虽则是宠着顾媚,不过到底还没有这么打张晴的脸。一直也没有带过凤珏去。

    顾媚今个儿打叶子牌的时候,也是一直拉着个脸,可是玩了一会儿,再加上凤珏在一旁玩笑着,也就只顾着手上的牌,再想不起祭祖的事情。

    等到凤珩和凤南苍回来的时候,顾媚已经是困到不行先行退了下去。凤瑶瞧着无人理她也是早些回了自己的屋子。故而这屋中也只有张晴和凤珞说着话,凤珏靠着凤瑱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凤珩进门便是在凤珞和凤瑱中间坐下笑了句:“二妹与四弟的关系这般好,为兄瞧着心里头甚是开心啊。”

    “我还怕哥哥嫉妒我抢了哥哥的妹妹。心里头不开心呢。”凤珏瞧着丝毫没有被前些日子楚显的事情影响,听得凤珩的话就是直接笑了一句道,上扬的眉眼瞧起来甚是精致。

    凤珩已经是个十七岁的少年,故而也不怎么和凤珏打趣。听了他的话只是抿唇弯眼笑了笑,倒是凤瑱转过头去弹了凤珏的脑袋一下骂了句:“浑说些什么。便是抢了,我也是你姐姐!”

    “可有这样的姐姐呢,打坏了脑袋可怎么好!”凤珏说着就是扯了一下凤瑱的辫子,尔后凤瑱也是起身开始追起凤珏来。

    凤南苍在一旁斥责了一句:“闹什么呢。大三十的,可不许胡闹。”

    可凤瑱和凤珏正玩在心头上,哪里肯听凤南苍的话。凤南苍瞪了二人半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