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53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决吧。”帝君的眼眸闪过一抹冷光,俊美的脸上浮起一层恐怖。

    他不会让夏清继续挂在顾冷晨的名字下面,就算是要挂,夏清也应该挂着他帝君的名字下面,顾冷晨算是什么东西?

    “申请……法院调节?”夏清讷讷的看着帝君,似乎有些为难的样子。

    她是不希望走上法律这个途径,能够私下和和气气的将离婚协议办理是最好的,但是很显然,顾冷晨的这种脾气,是不会乖乖的签字的。

    “顾冷晨既然不签,那么这是唯一的办法,我有的是办法让他乖乖的签字。”帝君冷笑了一声,看着夏清说道。

    夏清想了想,还是觉得这个样子做不好,虽然夏清对顾冷晨没有什么好感,但是顾家的身份地位毕竟摆在这里,要是她这个时候,利用法律的关系强迫顾冷晨离婚,对于顾家似乎也不算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怎么?舍不得?”见夏清犹豫的样子,帝君的眉眼间瞬间涌动着些许的暴戾。

    听到男人阴阳怪气甚至是带着怒火的声音,夏清怎么会不知道,帝君这个男人又生气了。

    她头疼的看了帝君一眼,才解释道:“顾家毕竟之前一直帮助了我,我想还是劝顾冷晨离婚。”

    “你以为,你劝了顾冷晨他就会离婚吗?你之前不是试过吗?你觉得顾冷晨会乖乖的放你离开吗?”夏清的话,让帝君不由得冷笑一声道。

    夏清噎住了,无力反驳。

    帝君说的一点都没有错,她和顾冷晨提过好几次的离婚,甚至她也说了,要是顾冷晨觉得他说离婚会让顾冷晨面子上过不去的话,就让顾冷晨自己主动说和她离婚。

    但是,顾冷晨一次都没有妥协,每次都用凶狠的目光警告夏清,休想他答应离婚的事情,还说什么就算是要死,夏清也只能够死在顾太太的头衔上。

    “你去办吧。”良久,夏清才下定决心,朝着帝君说道。

    她必须要将离婚的事情办理好,要不然,对顾冷晨,对帝君和她都不是什么好事情。

    ……

    帝君的速度很快,联系了在大学当律师的同学,让他办理夏清和顾冷晨离婚的顾问。

    顾冷晨在接到律师函的时候,一张脸都扭曲不堪。

    杨素芬和顾冷瑶刚好过来看顾冷晨,在看到顾冷晨手中的律师函之后,顿时气氛的大声咒骂起来:“夏清这个贱女人,还嫌不够丢人吗?竟然玩这一招?她是不是想要看我们顾家的笑话。”

    “哥,马上和这个女人离婚,打什么官司?多丢人。”顾冷瑶也不满的朝着顾冷晨说道。

    顾冷晨目光阴森森的看着手中的律师函,那双风流的桃花眼,闪烁着些许异常骇人和诡谲的光芒。

    “夏清,你想要利用这种手段逼迫我离婚,简直就是妄想,我不会让你和帝君如愿的。”

    “冷晨,你还是不想要和夏清离婚吗?都到了这个份上了,赶紧和这个肮脏的女人离婚。”杨素芬听顾冷晨的意思,好像是不想要和夏清离婚的样子,忍不住不满的对着顾冷晨说道。

    顾冷晨将律师函扔到床上,冷笑道:“离婚?为什么要离婚?夏清想要和我离婚之后就和帝君双宿双栖,简直就是做梦。”

    杨素芬一听,眼眸也闪过些许毒辣道:“夏清这个贱人,白眼狼,七年来,我们花在她身上多少钱?她竟然偷男人,和帝君那个野种搞在一起,现在还用这种手段逼迫我们顾家,我绝对不会放过这个贱人的。”

    “妈,这件事,我自己处理,你们谁都不要插手。”顾冷晨看了杨素芬一眼,冷声道。

    “我怎么能够不管,夏清已经爬到我们顾家的头上了,她真的以为,有帝君撑腰就可以和我们顾家作对了吗?简直就是做梦。”

    “就是,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夏清这个女人,让她知道,我们顾家也不是好惹的。”顾冷瑶在一边煽风点火道。

    “够了,我说了,这件事情,我自己会处理,我累了,你们都给我出去。”

    顾冷晨听着杨素芬和顾冷瑶一唱一和的话,脑仁闪烁着些许钻心的疼。

    他沉下脸,朝着杨素芬和顾冷瑶冷冷道。

    顾冷瑶和杨素芬被顾冷晨这么一顿咆哮,原本还想要说什么的,见顾冷晨脸色不对,只好灰溜溜的离开顾冷晨的病房。

    ……

    “妈,我们就这个样子让夏清这么嚣张的打我们顾家的脸、”顾冷瑶抱着杨素芬的手臂,一脸不满道。

    杨素芬微微的眯起毒辣的眼睛,看了顾冷瑶一眼道:“休想我放过夏清,我现在就去片场找夏清那个贱女人。”

    “我也去。”顾冷瑶点点头,挽着杨素芬离开医院。

    片场。

    夏清和帝君两人的事情其实闹得有些大,剧组的人看着夏清和帝君两人的目光多少会带着些许的异色。

    夏清也没有在意那些目光,依旧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不错,进行下一场的场景拍摄。”夏清站在摄像机面前,看着台上的演员表演,勾唇赞美道。

    拍完了之后,夏清就要让人准备下一个场景拍摄了,谁知道,自己的助手会跌跌撞撞的朝着她走过来,还一脸惶恐的样子。

    “怎么了?”夏清眯起眼睛,看着神色慌张的助手问道。

    助手结结巴巴的指着不远处的顾冷瑶和杨素芬,缩着脖子道:“是顾夫人和顾小姐过来了,我见他们好像是凶神恶煞的样子,你还是自己小心一点。”

    夏清抬头,还没有看清楚杨素芬和顾冷瑶,一个巴掌已经朝着夏清的脸上挥过去了。

    夏清立刻抓住了杨素芬行凶的手,漂亮的脸上蒙上一层寒霜道:“顾夫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的,夏清,你这个白眼狼,你嫁到我们顾家来的时候,我们顾家好吃好喝还要照顾你那个精神病的母亲,你现在倒好,长本事了,偷男人还用这种卑鄙的手段离婚,你以为我们顾家是这么好欺负的吗?”

    “我和顾冷晨说了,他提出离婚,我会净身出户,现在我主动提出离婚,不带走你们顾家任何的东西,你们还想要怎样?”夏清眯起眼睛,神色异常不耐的对着杨素芬说道。

    杨素芬听了夏清的话之后,脸色扭曲道:“你凭什么说离婚就离婚?你以为我们顾家好欺负的吗?你现在还弄上了法院,夏清,你不要脸,我还要脸。”

    “这句话,不是应该和顾冷晨说的吗?结婚当天,他就搂着苏安然在我们的结婚床上翻滚,后面更是一天换一个女人,要说不要脸,你儿子能够好到哪里去。”夏清原本是不想要和杨素芬吵的,但是,杨素芬的态度,让夏清生气。

    要是夏清不说点什么,就会被人任意践踏。

    “你……男人在外面花天酒地有什么奇怪的?所以你就在外面找男人?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杨素芬被夏清犀利的话语气的整张脸都红了,忍不住对着夏清咆哮道。

    夏清将杨素芬的手甩开,讥讽的看着杨素芬说道:“男人在外面花天酒地,妻子就应该忍气吞声?如果你在结婚当天,丈夫在外面找女人,你能够受的了?七年来,顾冷晨上过多少女人?只怕他自己都数不清吧?他对婚姻都这么不忠诚,我凭什么要守着他到死?”

    “夏清,你偷男人你还有理了?”杨素芬直接被夏清的话弄得哑口无言,一边的顾冷瑶见杨素芬没有说话,立刻跳出来,对着夏清大叫道。

    “你哥哥上女人就有理了?而且我会和帝君在一起,你是不是应该要问问你的好哥哥做了什么事情?还有,顾冷晨有将我当成妻子吗?为了一笔生意,可以将自己的妻子送到别的男人的床上,这种老公,你觉得我还敢要吗?”

    “天,没有想到,竟然会有这么多黑幕。”

    “夏总监真是可怜,顾家人欺人太甚了,自己的儿子在外面花天酒地不管,凭什么要夏总监守活寡?”

    “对啊,我也听说了,夏总监和顾冷晨结婚七年,夏总监去国外读书,顾冷晨在国内可真是声名大噪,整个顾氏集团的公关,还有那些模特演员,哪一个不是和顾冷晨有一腿,真是……”

    “豪门公子就是豪门公子,豪门太太真是不好当。”

    “就是,我看夏总监和帝总很相配,人家明明就是相爱的,凭什么不可以追求自己的幸福?”

    夏清的话,让剧组的那些人感同身受,忍不住开始帮夏清说话了。

    杨素芬和顾冷瑶听着那些人说的话,气的差一点吐血。

    “夏清,你这个贱女人,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的。”杨素芬被怒火灼烧了理智,不管不顾,朝着夏清扑过去,将夏清推倒在地上。

    夏清整个身体失去平衡,而她的背后,则是一个倒放的三脚架,这是为了让线路更顺畅才会倒放的。

    尖锐的三角铁架,就这个样子,刺穿了夏清的心脏附近。

    鲜血弥漫开来,夏清连痛都没有办法感受,整个人便昏死过去。

    “啊,血……夏总监……”

    “出人命了,快点报警。”

    剧组的人也对眼前的一幕始料未及,应该说,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杨素芬会推夏清,也没人注意夏清站在三脚架的后面。

    杨素芬被那些人纷乱的尖叫声吓得手指都在颤抖,她脸色泛白的看着胸口刺了一根铁三角的夏清,尤其是夏清身下的鲜血,更是吓坏了杨素芬。

    “妈……我们……怎么办?”顾冷瑶毕竟年纪小,也被眼前血淋淋的一幕吓到了。

    “不关我的事情,是夏清自找的。”杨素芬勉强的回过神,抖着手指,抓住顾冷瑶的手,断断续续的解释道。

    顾冷瑶也三魂不见了七魄,听到杨素芬的话,只能微微的舔着嘴唇,神色恐惧的跟着杨素芬离开了这里。

    ……

    “你说什么、”帝君让律师处理夏清离婚的事情,相信三天之内,就可以让夏清和顾冷晨离婚,毕竟他的手中,有顾冷晨出轨甚至是家暴,和将夏清当成货物一般送给别的男人的事实,光是这些,就可以判顾冷晨和夏清离婚了。

    他正心情大好,阿漠却慌张的闯进办公室,告诉帝君,夏清正在医院抢救。

    “具体事情我们也不是很清楚,好像是杨素芬去找夏小姐,然后两人起了争执,杨素芬将夏小姐推到,夏小姐便被刺进铁三角,而且是在心脏附近,很有可能……”

    阿漠说着,眼眸带着些许暗沉。

    帝君整个人都慌了,直接冲出了办公室。

    夏清……夏清……

    千万不要有事情,求你……不要出事。

    帝君抖着双手,启动车子,车子飞速的在马路上行驶,男人原本冷峻的五官,像是蒙上一层寒霜一般,显得异常的骇人。

    好几次,帝君都将油门当成刹车,差一点就造成了交通事故。

    好不容易来到了医院,问道了夏清的手术室在什么位置,帝君便朝着手术室狂奔。

    “怎么样,夏清怎么样了。”

    帝君跑过去的时候,手术室的外面,都是剧组的人,在听到帝君狂乱的低吼声之后,那些人红着眼睛,看了帝君一眼。

    “帝少,夏总监还在抢救,可是……流了好多血。”那些人被帝君的样子吓到了,都不敢说话,只有夏清的秘书,舔着嘴唇,声音嘶哑的朝着帝君说道。

    帝君眼神阴暗,浑身的力气仿佛在顷刻间被抽干一般,他坐在走廊的长椅上,脸色惨白的看着亮着红灯的手术室。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手术室的门才在这个时候被打开。

    医生从里面走出来,帝君立刻扑了上去,抓住医生的衣襟,狂肆的五官带着骇人和恐怖道:“怎么样?夏清现在怎么样了。”

    “病人失血过多,心脏附近被刺穿,很有可能挺不住了。”

    “你说什么?你敢咒她。”医生的话,让帝君愤怒。

    他抡起拳头,就要朝着医生的面门上砸过去,一边剧组的人都被如同野兽一般的帝君吓到了。

    “帝少,住手。”

    他们叫着帝君的名字,但是,此刻帝君早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理智。

    他现在唯一想的就是,夏清不可以有事情,夏清绝对不可以有事情。

    “住手,帝君。”

    直到宫霖走过来,看着手术室外面的纷争,俊美的脸上浮起一层无奈的抓住帝君的手。

    帝君挣扎着,对着宫霖咆哮道:“放开我,滚开,谁都不许说她会死,听到没有。”

    “没有人说夏清会死,你给我冷静一下,我现在马上进去,你给我冷静的坐在这里。”宫霖看着帝君的样子,就知道,帝君是真的很爱夏清,如果不是很爱,怎么会失去了所有的理智?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